You are here

投资于助产士培训可赋权助产士并改善生命

才仁桑吉是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市妇幼保健院的一名藏族医生。在参加2020年全国助产士规范化培训之前,她已在当地从事妇幼保健包括助产工作15年。

 

才仁桑吉为青海玉树当地的一名藏族妇女进行产前检查。©玉树妇幼保健院

 

作为一名在基层工作的医生,我身兼多职,包括接生、药品采购和包括两癌筛查等门诊服务,”才仁桑吉表示。

 

在中国,助产士还没有独立的注册体系才仁桑吉工作的医院一共3医护人员提供助产服务——包括才仁桑吉在内的2名主治医生,还有1名主管护士。

 

助产培训提高服务可获得性并降低成本

 

2020年,才仁桑吉在联合国人口基金和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的支持下,参与了在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举办的为期三个月的全国助产士规范化培训。联合国人口基金青海省——一个地处中国相对偏远和欠发达省份的项目为其提供了资金支持。

 

我现在对自己的专业技术更有信心了,也有更多的妇女愿意来我们这里生孩子,才仁桑吉表示

 

以前玉树市妇幼保健院由于当地助产士的专业能力和妇保院条件限制许多有高危因素的孕产妇都会被转介至更高级别的医院。

 

 “掌握了许多之前不掌握的专业技术才仁说。"我现在可以实施产妇会阴松弛麻醉技术这一新技能。”

 

今年,一位41岁的产妇顺利在该院完成分娩。才仁在其分娩过程中用到了这项技术,这是她在接受相关规范化培训课程之前不曾掌握的。

 

“在这里安全分娩对当地的育龄妇女非常重要,因为在市妇保院,生产过程中的各项花费如果在1200元以内,都可以由政府补贴,即免费生产。而如果转介到更高级别的州医院,产妇自己需要负担的费用则会翻倍,甚至更高。”

 

我们拥有的技能越多,我们能帮助的妇女和家庭就越多 才仁补充道。

 

助产培训有助于人性化关怀

 

才仁桑吉类似,李婷婷所在的山西省临汾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也面临着助产人员短缺的问题

 

 李婷婷为一名新生儿提供护理服务©临汾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

我也是一名母亲,我知道分娩过程中会面临的困难,李婷婷回忆道。

 

"运用太多的专业医学术语和紧张焦虑态度只会使情况更糟,也会使产妇更加焦虑。"

 

成都参加的全国助产士标准化培训启发婷婷思考接生过程中的更多人性化关怀。去年,李婷婷和她所在的团队为一名产妇接生长达16小时。

 

运用掌握的专业技能,李婷婷在产妇分娩过程中不断鼓励产妇,陪着她一起度过难关。

 

你越多关注产妇,她就很信任你,更愿意配合你,婷婷解释道。

 

她还帮助过一位聋哑产妇生产。产妇听不到指令,她就用纸条写字沟通,一来一回,最终顺利产下3900g的小宝宝。

 

一名专业的助产士就要像邻家姐姐一样温柔的呵护,让人信赖;但同时也要像女汉子一样沉着冷静,用专业技能积极应对安全问题,”婷婷表示。

 

值此国际助产士日,我们庆祝助产士提供的人文关怀和所作的贡献,并通过证据表明,助产士作为卫生保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更多的投资。

 

编者按:

确保人人享有包括安全孕产在内的生殖健康和权利是联合国人口基金工作的优先事项。

 

在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北京大学医学院及其它伙伴在助产领域合作十余年,致力于为中国助产士发展提供更有利的政策环境。

 

2016-2020年,联合国人口基金对中国助产事业的支持集中在倡导政策环境、加强优质的助产士教育和培训,以及促进提供高水平的助产服务。合作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例如:

  • 2017年教育部批准在8所大学设立了助产士本科专业;
  • 建立了10个全国助产士规范化培训基地;
  • 支持中国妇幼保健协会成立了助产士分会;
  • 推动全国标准化的助产士培训和考试;
  • 翻译出版了助产士教科书,使中国的助产士教育得以规范和专业化。

在联合国人口基金与中国政府合作新周期(2021-2025年),联合国人口基金将继续支持中国合作伙伴努力促进助产士成为一个独立的卫生职业类别,并发展一支高素质的助产士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