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联合国人口基金副执行主任在哥伦比亚大学-复旦大学国际老龄人群健康峰会上的讲话

我感到非常荣幸和高兴在此代表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巴巴通德·奥索蒂梅欣博士在本次“哥伦比亚大学-复旦大学国际老龄人群健康峰会”上致辞,我将分享联合国人口基金对老龄化这个重要问题的看法,介绍我们的工作。我要感谢会议组织方,让我们能够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十五年进程开始之际,有机会回顾成就,展望未来。

有句格言说,“人人都想长寿,但没有人想变老”。然而众所周知,世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老龄化。世界上九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及以上,这一比例到2050年预计将上升到五分之一。人口老龄化不再只存在于发达国家。事实上,发展中国家老龄化的速度更快。到2050年,约80%的60岁及以上人口将生活在目前的中低等收入国家。今年国际老年人日致辞中,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的观点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他说,“人口老龄化是21世纪最重要的趋势之一,这值得庆祝,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大多数人都认同这一观点:从高死亡率、高生育率转向低死亡率、低生育率是许多国家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这个转变得益于医疗、教育、供水和卫生设施、电力供应的巨大进步,以及经济改善和生活水平提升带来的诸多便利。

然而,这种从高死亡率、高生育率向低死亡率、低生育率的转变加剧了人口结构的重大变化。最初,当死亡率下降而生育率尚未作出相应调整时,国家人口加速增长,青年人口急剧上升。但是,当生育率随着死亡率继续下降时,各国人口增长减慢、人口日益老龄化。

这种转变是好的,它反映了社会和经济的巨大进步以及积极全面的发展态势。暂停或延缓这种转变是没有意义和徒劳的。然而,从人口快速增长到人口老龄化的转变,以及随之可能出现的人口减少,在许多方面确实都改变了社会面临的主要挑战。

虽然世界上许多最贫穷的国家仍然处于这一人口转型的相对早期阶段,并且其人口在未来几十年内将持续高速增长,但世界上一些最先进的国家已经到达更成熟的人口转型阶段。这些国家将面临进一步的人口老龄化。在亚洲,我们发现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人口结构多数是早期的青年主导型。有些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人口属于后期的快速老龄化类型。到目前为止,在经济和人口方面,亚洲仍然是世界上最多元化的地区。然而,该区域欠发达的国家也呈现出了明显的老龄化趋势。人口老龄化已经迅速以“板上钉钉”的姿态成为了世界各地的挑战。亚洲60岁及以上的人口有5.08亿,占世界9.01亿老年人的一半以上。

随着许多国家的人口结构进入全新的阶段,其65岁以上人口数量将最终超过15岁以下人口数量,这些国家也难免担心如何面对这样的未来。这是个全新领域,因其未知性而让人忧虑。然而,如果说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最终的现实通常没有之前预期的那么困难。我们所描绘的未来通常受到许多干预因素的限制和阻碍,尤其是人类的智慧。它与人口老龄化没有太大的不同。在此前提下,我希望我们能够全力以赴,共同克服对人口老龄化的不合理恐惧。这种恐惧毫无益处,且常常夸大事实,无助于我们确定必要的应对政策。

对老龄化的恐惧将使解决社会老龄化的努力付之一炬。同样地,让老龄化停止并非易事,而且也不是真正的人心所向,毕竟老龄化是社会和经济进步的结果。此外,令人悲伤的是,对老龄化的恐惧通常会导致年龄歧视。所以今年国际老年人日的主题设为“反对年龄歧视”也就不是巧合了。

坦率而言,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不希望看到对老龄化的恐惧和年龄歧视。相反,让我们关注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新挑战,并设法解决这些问题。同时,我们不应忽视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机遇,我们应当抓住这些机会。寿命延长是人类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人口老龄化证明了全球发展的进程——更多的儿童安全度过童年时期,因分娩而死亡的孕妇数量下降,选择生育较少孩子的妇女数量增加,营养和卫生条件改善,以及其他方面的进步等。

联合国大会去年通过了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在2030议程的时代, 在“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这个主题的指导下, 今后十五年将更多地考虑社会对老年人的包容性,利用他们的知识和智慧,促进全球的繁荣和伙伴关系。